本週有兩件事情讓我不爽…嚴格起來算是上週的事情了,不過想了一個週末之後我還是很賭濫;賭濫歸賭濫,畢竟我們是有唸過書還識字的人,總不能像狗一樣不爽就咬人,還汪汪叫兩聲看他下次敢不敢,再說,我也沒有精神醫師開給我的心神喪失證明可以讓我不用坐牢判刑之類的,所以還是很窩囊地只能在blog上面銬吆而已。

 

G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