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養死了一缸又一缸的熱帶魚和幾隻可愛的小鸚哥,飛走了不少愛情鳥和金絲雀之後,家中地位有如太后的老媽下了道嚴旨:不准再養任何寵物!

 

meow on the floor嚴格說起來,喵喵是個自己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幼年經驗主導一切,很多找不出因果關係的事情,套用這個絕論準沒錯,感謝佛洛依德君。我喜歡貓也許是受了小時候遇到的那隻流浪貓的影響 (請參見《舊夢裡的灰貓》一文),不過在養死了一缸又一缸的熱帶魚和幾隻可愛的小鸚哥,飛走了不少愛情鳥和金絲雀之後,家中地位有如太后的老媽下了道嚴旨:不准再養任何寵物!所以我的養貓計劃一直無法得逞,但是記憶深處永遠有個吶喊:「我想要養貓啊啊啊……!」

上了大學搬到學校附近,自己一個人住常常會有一種已經獨立自主了的錯覺,可見得自主和餐餐自己煮絕對脫不了關係。十九歲生日的前幾天,在學校的BBS站上看到新聞系的學長撿到貓要送的消息,不禁睜大了眼,心想:啊哈,以後再也不用一個人孤玲零地在廚房裡,至少可以找隻貓咪來陪我,一邊準備食材還得一邊看緊貓咪免得牠叼了魚滿屋跑,這是多麼有趣的畫面啊!頭腦簡單又善於幻想美好情境的大G控制不了十指,馬上選了reply回信連連說好。

其實我一開始是想養隻白底,背上有黃色虎斑塊的貓,連名字都想好了,就叫牠橘子,英文名就是Orangey囉?!到了校門口一看,耶?竟然有三隻花花的小貓咪,都是白底背上有黑黃斑塊的三色花貓,就像常見的招財貓花色,現正窩在紙箱裡咪呀咪呀地叫,一邊忍不住地往外探頭探腦。學長說,是在傳播學院的停車場那邊撿到牠們的,雖然都健康又可愛,但一次來三隻真是無福消受啊!本來有點失望的我,看著學長誠懇的眼神和從他頭上不斷散發的母愛光芒,而且這三隻小傢伙還真不是普通的可愛,於是我決定要「分擔」他的壓力,挑一隻吧!

三隻小貓都長得很像,要決定帶哪隻走真的很困難,當我正在傷腦筋的時候,一隻鼻子上有黑點的小貓咪從箱子裡扭動短短的四肢爬了出來,卻因為箱子太高而咕咚一聲狼狽著地;這樣愚蠢又好笑的行徑吸引了我的目光,心想:這貓真有喜感,太適合我啦!

於是,在和學長互相連聲道謝過後,我手裡抱著軟綿綿的小貓,心滿意足地回到住處。可憐的小傢伙完全不知道牠未來的主人目前還是個對養貓知識只停留在國小課本上的錯誤印象:小花貓愛吃魚拌飯,經驗值0,等級也是0的危險人物。更恐怖的是,她家裡可是不准養貓的……。

可憐的小貓咪將會遭遇到什麼樣的命運呢?牠那白目的主人又要如何說服家人接受一隻莫名其妙出現的貓呢?預知後事如何,請待下回分曉。

創作者介紹

克萊德河畔記事

G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