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媽每次看到我治不了喵喵,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忍不住罵說﹕「妳看吧,這隻貓就是被妳寵的。」 過了五分鐘,老媽就會開始追著喵喵滿屋子跑,一面用溫柔輕快的語調說﹔「乖乖貓啊,來給我抱一下呀……。」

cat on kettle喵喵在成長的過程中,一直是家中的「獨貓」。也許是因為這個原因,和家中後來的其他貓隻比起來,個性溫馴乖巧多了﹔不止會乖乖地讓人抱,還會聽話。除了呼之即來這點令人滿意之外,做壞事被罵之後也會自知理虧,倒在地上露出肚皮、四腳朝天,一副「好嘛好嘛,別這麼生氣啦」的模樣,所以喵喵也甚少挨打,頂多只是家人的一兩聲責備。不過最近喵喵有食髓知味的跡象,做錯事沒學會教訓就算了,被罵的時候還會對我回嘴,很不高興地「妙!」地一聲,一面對我慢慢地閉上眼睛後再張開,簡直就是桀驁少年被教訓時的不屑模樣。老媽每次看到我治不了喵喵,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忍不住罵說﹕「妳看吧,這隻貓就是被妳寵的。」

過了五分鐘,老媽就會開始追著喵喵滿屋子跑,一面用溫柔輕快的語調說﹔「乖乖貓啊,來給我抱一下呀……。」

喵喵酷愛甜食,尤其對綿軟香甜之物更是趨之若鶩,舉凡香瓜、哈密瓜、高麗菜葉、芒果、熟布丁,只要這些東西放在桌上忘了收起來,必定要遭牠一啃。有一次老媽把包子和饅頭留在餐桌上後出門去,讓假日晚起的我免於饑餓,等到我起床的時候,發現賊貓頭正張大口咬住一整粒饅頭,從餐桌上迅速地跳走﹔跑到個自以為安全的角落,慢慢地把表面那層皮啃食乾淨﹔剩下裡面比較不甜的地方,自然是頭也不回地走掉,留下剛睡醒一頭蓬草滿臉疑惑的我,這才發現原來喵喵也吃素啊!

還有,夏天總是有親戚朋友會送來剝好去皮的榴槤,對於這極度「綿軟香甜」之物,我家除了老爸以外,大家都無福消受。一天晚上我準備捏著鼻子向果王挑戰之時,才把榴槤從冰箱裡拿出來,喵喵就從房間裡鑽出頭來,朝著我手裡的盒子喵喵喵連聲叫著﹔剝了一小口讓牠嚐嚐,不消幾秒鐘就咂咂地吃光,還把前腳搭在我腿上只用後腳站立,企圖能搆著我手上的盒子,還不停地吵鬧要繼續吃。之後要把榴槤收回冰箱裡的時候,喵喵還一臉依依不捨地跟到冰箱邊。碰地一聲,冰箱門關起,貓還整隻黏在冰箱門縫邊,伸長了爪子探啊探。

貓兒怕冷,冬天總是各自盤據溫暖處窩上一整天﹔有的貓喜歡趴電視上,我家貓頭特別鍾愛廚房裡熱水瓶頂的散熱孔,即使只有小小的立足之地,牠仍是一屁股坐立其上,閉著眼睛打盹,看起來真像是假的裝飾品雕像。

喵喵最近又有了奇怪的習慣,就是每天一定要到前後陽台上散步一陣,俯瞰樓下來來往往的人車,不懷好意地盯著停在頂樓和電線上吱吱喳喳的麻雀們,還會沿著遮雨棚一路逛大街逛到鄰居家的陽台上,玩過癮了再回來。有時候牠還沒逃家成功就被抱進屋子裡,還能一臉無辜地厚著臉皮,再對剛回家還搞不清楚狀況的人吵著「喂!我今天還沒出去玩過呢,快放我出去玩!」

自從喵喵養成了「每天都要出去一下喔」的習慣之後,我家多了一個超準時的鬧鐘,每天早上時間到了,就會自動跳上床鋪,對著你還不客氣地喵哇大叫,再不起床,就繞著你吵個不停,直到你起身才肯罷休。真不知道該因為多了個很有用的鬧鐘慶幸﹔還是對於喵喵沒有直接跳上胸口來個致命襲擊感到驕傲﹕好歹牠還知道分寸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克萊德河畔記事

G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