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課的鐘聲
變成接不完的電話鈴響....

失去用學生證買優待票的特權
想看便宜的院線片只能等週末一窩蜂趕早場

昨天晚上,連夢裡都有客戶的臉……

我收到一封來自學妹的轉寄信,文章內容大概是一個女孩在抱怨自己的男友,因為工作而日漸對生活失去熱情,變成一隻麻木的犀牛。我想她一定還沒開始工作,是個好命的台灣死大學生 (不然就是死研究生啦…),她不了解這種痛苦與掙扎:麻木,或是心臟麻痺死於承受過多的感覺衝擊和壓力。

誰不想想回去那累了就睡
心情不好就翹課
事情是誰搞砸的可以直接糗他
不用每天早上打卡的單純生活

我是抗壓性低又沒有EQ的小草莓,唯一適合我的職業大概是當寵物吧!

 

創作者介紹

克萊德河畔記事

G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