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時候,冗長的「大學入學分發學力測驗」還簡單地被稱作「大學聯考」......

Neko from Hiroshi Yoshii

下班的時候,在捷運上遇到一大票好不容易解脫的小男生和小女生,議論紛紛地大聲

討論著今年的考題如何:我數學都沒寫完,隔壁那個欠揍的還穿制服來考試啊,我那題明明可以寫對的真可惜……。

看著他們因皮脂腺分泌過剩而時時顯得油亮的皮膚和在捷運上肆無忌憚地高談闊論狀,我的心裡不禁浮現了一個至今仍不解的疑惑:

四年前的這個時候我在幹嘛?

那個時候,冗長的「大學入學分發學力測驗」還簡單地被稱作「大學聯考」,不過因為某些原因,我這輩子沒考過聯考,會不會因此而減少了一些和同窗「同甘共苦」的情誼就不得而知了;非但如此,印象中高中時我好像只去陪考了一天,之後就愉快地和其他提前進大學的朋友直接殺到墾丁玩樂。現在想想,那時還真是不會做人啊!

要怪只能怪自己寫日記的習慣不夠徹底,只依稀記得那年暑假很沒勇氣地考了輕型機車駕照;在墾丁寬敞無車的道路上,為了閃躲致命的坑洞莫名其妙學會了蛇行的技巧;然後耍了一段扭捏不明的曖昧。那麼,四年前大學聯考結束的那天,我到底在做些什麼呢?人沒有完整的記憶真是件麻煩的事,這話說得好好。

為什麼會為了一個這麼微乎其微的無聊問題murmur這麼久呢?我想我開始感覺到人生時間無可避免的流逝和無奈了……。

p.s.圖來自我相當喜歡的日本插畫家Hiroshi Yoshii網站,MSN圖示有幾個就是出自他的手筆

創作者介紹

克萊德河畔記事

G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