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e guy dilemma

某日下午和大學同學聊天,突然談到發好人卡這件事情,我沒發過好人卡這件事情這麼難以令人置信嗎?

「你人真的很好,但是我已經有喜歡的對象了……我們還是可以做朋友。」

以上這句話,應該就是會勾起很多熱血青年們不堪回首的慘痛回憶,讓人搥胸頓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氣到想砸電腦,最後卻又發現倒楣的還是自己,最令人髮指卻又無可奈何,向心儀對象的告白時最怕聽到的回應:好人的宣判。電影無間道裡的劉警官真心地想當好人;但是熱血的男孩們卻只想要和喜歡的女孩出雙入對地行動,就算是當漢奸也無所謂啦!還管他什麼好人不好人的。被發了好人卡的男性內心往往痛苦地掙扎著,「我人真的沒有這麼好,妳不要只把我當朋友啊!」但是拿著好人卡往往還有再見到女主角,出沒在她身邊的資格;如果領了卡還要再輕舉妄動的話,下場就是連朋友都當不成了。

只能遠觀而不能褻玩焉,這種感覺就像結痂的傷口快要好時,那種又痛又癢的感覺;總覺得不抓不暢快,但是一抓下去就見紅,傷口就得花更久的時間才能痊癒;又像減肥中的人望著琳瑯滿目的美食,只能看卻不能吃,看在眼裡痛在心裡癢到骨頭裡,痛苦吧!

所以說,「好人的宣判」是在情場上一種對男性玩家來說痛苦指數極高的咒,比被下了降頭更可怕。同樣的道理,「妹妹(姊姊?)的宣判」就是能夠完全摧毀女性玩家HP/MP值的武器;「妳真的是個好女孩,但是我對妳的感覺就像對我妹妹一樣……」

好,為了避免電腦螢幕前正在閱讀本篇文章的讀者們癒合已久的商口再度被灑鹽,腦血管爆裂而中風,同樣的台詞我就不再重複精確描述。大家請不要急著把這個台駭掉,因為身為超級好人的在下,可是從來沒有對男生做過這麼殘忍的事情,也許這也算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吧!……(Freak不算,第一他根本不是地球人,第二我沒有對他說「你人真的很好」,而是採取直接逃走的策略)

今年即將滿26歲的女生沒有發過一張好人卡這件事情似乎很神奇,但是我告訴朋友這件事情時她張大嘴吃驚的模樣,讓我不得不相信這是一件機率很低的事情,並且不得不懷疑她也在低調的狀態中發過幾張好人卡(各位男士不要激動啊~我是絕對不會公佈我朋友的姓名的)。

「妳快點再仔細回想看!」還處於吃驚狀態中的友人仍試圖驗證這件事情的真實性,「大學的時候呢?」

「喔,那是我被發卡吧……」事實再次證明我是一個好人。

「那高中呢? 妳唸的可是男生超多的附中啊!」不死心的友人再發問。

「可是我們美術班只有10個男生,而且附中都喜歡中山或景美的女生……」曾經也是黃衫客的友人忍不住哈哈大笑地表示贊同。所以我實在不知道我媽為什麼高中的時候那麼緊張,她未免太看好自己女兒的行情了。

「那社團呢?妳沒有參加社團嗎?」我的好朋友真的不相信我的青春歲月會那麼沒身價……哎呀~她人真好。

在努力回想之下,我終於想到兩個曾經熟稔,但一畢業後就不知去向的同社團男同學。雖然我沒有對他們做出好人的宣判,但是當時資質駑鈍的我對他們的反應也許更令人生氣也不一定……。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克萊德河畔記事

G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喵
  • 我也沒發過耶
    ...
    不過想想我都是發哥兒們卡
    直接就稱兄道弟 講髒話 勾肩搭背了
    他們大概覺得我是T吧
    sigh..
  • G
  • Re:喵

    讓我想想....
    「哥兒們卡」和「不知不覺」
    哪一個比較讓人恨的牙癢癢呢?

    這可能得問男生比較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