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沒有對他們做出好人的宣判,但是當時資質駑鈍的我對他們的反應也許更令人生氣也不一定……。
頹喪男

發生在可憐同學A身上的事件

說來其實有點好笑,社團幹部們對於同學A頗有微詞(其實是很不喜歡他XD),因為他老是愛和我們裝熟,或著是當我們在開會時莫名其妙地跑到社團辦公室來找人哈啦鬧場,可是明明大家都在忙,沒時間理他。我還記得社長明明是他的同班同學,可是有一次卻氣到在社辦差點要拿椅子扔他,沒想到同學A卻以為他同學還在跟他開玩笑。

總之,是個奇妙的人物。

那時候附中的畢業舞會在台北市的高中裡面算非常有名,不只在校內算是一件大事,據說門票在校外也很很搶手,可以賣到比看一場電影更高的價錢。總之,不管古今中外,少男少女都應該要很小心眼,而prom則永遠是學年的最高潮,而不是期末考。

舞會通常都會在段考之後舉行,所以為了向父母爭取可以參加舞會的機會,之前的那次段考大家都會異常地奮發努力,許多人都會自動自發地課後留在班上唸書,學校徹夜燈火通明。有一天晚上,同學A突然跑到我班上來,問我借英文字典,我把字典拿給他的時候還笑著問說:怎麼你們班上一本字典也沒有的嗎?可別讓你們英文老師老師知道囉!數十分鐘後,他把字典還給我,我便隨手往抽屜裡一收。

過了幾天,班上同學也和我借字典,她把字典還我的時候,我注意到地上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舞會那天可以邀請妳嗎? 好或不好都給我個答案吧。」


和我借字典的是班花,一定是哪個男生想要約他吧! 我想都沒想就把紙條遞給她,結果她看了看,說不認得上面的筆跡,應該是從我的字典裡掉出來的才對。我再把紙條拿來仔細看了看,發現那筆跡我還挺眼熟,好像社誌上還挺常出現的……。

不會吧? 舞會都過了耶!

難怪同學A要特地從樓上跑到樓下來和我借字典;難怪舞會過後這幾天同學A出現在社辦的次數大量遞減,更難怪他遇到我的時候神情都怪怪的。更尷尬的是,上大學以後,有一天我竟然在校園裡遇到同學A,我嚇了一大跳:他該不會多年後才來尋仇吧!結果原來同學A考上和我一樣的學校,而且人家可是法律系的高材生呢!我們又是同學了。不過,多年前的意外當時沒解釋清楚,現在要重提就更加莫名其妙與尷尬了,不如就讓他隨風而逝吧!

不過,根據我高中時一貫的表現,就算當時同學A的紙條沒有藏得那麼無懈可擊而讓我在舞會前收到,我說不定還會做出更令他吐血的回應;所以說,No news is good news這句話不無道理。


發生在可憐同學B身上的事件

這位同學真的很可憐,比同學A更加地倒楣數倍,也證明了我高中的時候真的是少根筋到一種旁人理智會斷線的程度 (其實現在自己仔細想想,好像真的很該死耶...)。因為高中的時候唸美術班,到了高二一定會開一次班展,大家又要趕作品,又要兼顧大大小小的考試,還有社團活動;電腦多工緩衝的時候常常容易當機,人腦多工緩衝的時候脫線的程度就更厲害,常常身邊發生了什麼事情都還無感覺,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一天可以睡飽八小時。

我想可能是因為長期在社團裡扮演一種搞笑的角色,人緣還不錯,所以展覽開幕的時候,社團裡的朋友合送了一束花給我,還有來自學姊學妹、其他社團的同學的大小花束。不知道是哪來的不成文習慣,大家總是把要送的花束或花籃放在對方的畫作下方(呃…感覺有點像…安樂園!)。而這個時候,一向愛開玩笑的同學像發現尼斯湖水怪一樣地大聲嚷嚷著:

「吉利!這幅書法是妳寫的喔!」

「吉利!那幅國畫是妳的喔!」

「旁邊要是沒有妳的名字的話,人家一定會以為作者是一個很有氣質、很古典又溫柔婉約的人耶!」

唉……就算再怎麼多才多藝,一但被定位為女丑之後就翻不了身了。

當一行損友們嘻嘻哈哈地離去之後,一個有點熟又不太熟的身影出現在展場門口,微笑著對我打招呼,手裡還捧著一大把香檳玫瑰;同學B有點傻愣愣地微笑著,身邊還站著一位和我們同社團的學長。因為我和那位學長比較熟,所以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和學長聊天,介紹作品的時候也都是對著學長講話。看完展覽以後,同學B把手伸到我面前,有點僵硬地說:「這個花送給妳!」我很開心地收下,頻頻道謝,直說不好意思,心裡還想:同學B怎麼這麼客氣,剛剛已經有幹部代表社團來送過花了呀!同學B呵呵地傻笑兩聲之後說:「應該要的啊!…欸我先去打球了喔,
Byebye!」

現在想來,這輩子還沒收過這麼大束花的我,大概是收到太大的刺激一時反應不過來,直線條的腦筋完全沒有意會絃外之音;帶了很大一束花回家時媽媽還問是哪個男生送的,我還反問:「咦,妳怎麼知道是男同學送的?」老媽又緊接著直逼問同學的姓名身世以及種種背景。

「啊就『是社團同學而已』啊!叫做…咦叫做什麼?」啊呀反正班展大家都會禮貌性地送花一下,沒有分男生女生啦!等別人社團成果展的時候我也要送花的啊,妳不要想太多。高中同班的辣妹美女正妹不勝枚舉,而早就被定位成「丑角」的我自然而然地習慣了當一個中性人,對於任何事情都不會想太多。

畢業的那天,同學B拿著畢業紀念冊跑來找我簽名,還拍了一張合照留做紀念。

我曾經把這段故事告訴過一名男性友人,講到這裡的時候我可以感覺到他眼中燃燒的怒火,他忍不住地大叫:「李吉利,妳果然是個man啊,犀牛的神經都比妳敏感!」

嗯,我想他應該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所以不敢把更過份的下文告訴他……少男少女這種耍心機的小遊戲果然不適合我;麻煩各位也請記得下次有任何事情請不要採取各種明示暗示的手段,請直接告訴我吧,不然最後得內傷的人只會是您自己,絕對不會是我啊。

上大學之後,有一天我突然在學校收到一張來自中正大學的奇怪小卡片,打開來一看,是很久沒連絡,現在正在唸中正物理的同學B。卡片上解釋說,他們的系學會和其他校系一起辦了跨校的「花語傳情」、「巧克力傳情」之類的活動,所以寄這張卡片給我,捧捧自家學會的場,卡片最後歪歪地簽著他的名字。我那時候還把卡片拿給室友看,並且笑說:妳看!這是我高中『同學』寄來的,他的字上大學以後還是一樣醜耶!

室友很冷靜地瞇著眼睛看看我,問道:「親愛的,那你有沒有回卡片給人家?」我好奇地回問:「沒有耶,為什麼要回? 是要我捧他們系的場嗎?」室友回答說:「喔,沒什麼,我還以為他對你有意思。」當時我的反應是:哈哈哈怎麼可能!大家都那麼熟了,就是老同學嘛!

……我彷彿看到各位在螢幕前搖頭嘆氣,好吧!在下必須承認,即使上了大學,我還是沒開竅,完全沒有抓到重點。我時候還在想,說不定A和B每次和人提起青春歲月的時候,總忘不了和朋友抱怨一下「那個對我不理不睬,態度冷淡的女生」。

Sorry唷同學!我不是冰山,也不是美人,我只是少根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總之,在一連串的陰錯陽差之下,我一張好人卡也沒發過,就這樣當了絕緣體,極奇順利地度過那段本來應該青澀的,現在想來卻妙趣橫生的青春歲月;如果看完這篇文章後,發現閣下的遭遇如同我的同學AB一樣悶,那麼請讓我代替那位造成您青春期生活不順遂並且有苦說不出的女孩深深地致歉,因為……我們真的不是故意的,少根筋的性格也非我們願意,對於可能錯過一段美好戀情這件事,我們和閣下同樣感到扼腕。

而且,再怎麼說,我可是一張好人卡也沒發過的超級好人耶!

創作者介紹

克萊德河畔記事

G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TRACY
  • 你真的是超级好人啊~~~
    知道坏人是什么样子的吗?我听说有一个MM发了卡之后对方还想翻案,女生不胜其烦,终于有一天在再次被骚扰之后,
    当着很多同学的面大声对那个男生说“你到底喜欢我哪一点啊?!我改还不行吗???!!!”
  • G
  • Re: TRACY

    這麼狠的事情我的確做不出來,截至目前為止最厲害的一招
    也只有打電話給同學,假裝有緊急的事情而閃掉無聊約會而已
    我只會逃...

    其實我也很好奇
    到底誰會得到我這輩子發的第一張卡呢?
    (首刷現金回饋還加倍是吧...-____-)
  • 袋鼠鼠鼠
  • 看完之後想起過去那段當好人盃遊戲王的日子(就是每打完一場比賽之後手牌會增多)
    有一股說不出來的哀仇(<-奇妙的選字系統)

    謝謝你的好文,祝你早日成為發卡銀行XD
  • G
  • Re:袋鼠鼠鼠

    你看連電腦選字都能感受到您強大的怨力
    話說您現在也是發達的咧!(哼...真是刺眼)
    過去的就別在意啦~(拍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