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我一個人在窗前迎接Glasgow City的清晨......。

 

我說...這會不會太過份了。一個晚上,整整一個晚上,我只準備完一題申論題。Explore how legal and voluntary measures are used to control media advertising. Critically evaluate the fashion ad campaigns which have been investigate by the ASA. 是的,託這個題目的福,我渡過了一個非常、非常ethical的夜晚。也讓我對英國這個國家可以把廣告審核搞得如此複雜感到十分地佩服。光是電波媒體的廣告審核就有三個審查單位,一個負責BBC以外的電視台,一個負責BBC以外的廣播電台;還有一個負責包含BBC的所有電視台以及廣播電台。這三個組織還都是民間運作的沒有強制性,屬於自我審查機制,遇到極力頑強抵抗死皮賴臉的廣告主,還是得丟到司法單位去處理。

最讓我不爽的一點是:好不容易背下來,但是回台灣完全派不上用場。沒錯,英國歸英國,台灣歸台灣。台灣混亂的媒體市場機制與法規,不是歐洲人能夠參透的。我想就連德國的傳播理論巨擘也拿這點沒輒吧?哈哈哈哈哈哈~~~奇怪我明明唸的課程名稱叫做fashion marketing,為什麼又會跟傳播理論扯上關係了呢?...(呈現完全崩潰的狀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克萊德河畔記事

G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