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熙載《夜宴圖》局部
mei guian! mei guian! 我mei guian!!!!

老爸有位移民後住在這個城市的朋友,在我來英之後對我十分地照顧,再加上她是當地華人教會的牧師娘,每當教會裡有年輕人的聚會時都會找我去,讓我多些機會認識新朋友。有一天冬日難得天氣好,阿姨載著我和兩個新認識的朋友到湖邊去郊遊,在路上阿姨一邊開著車,一邊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問我道:「妳現在有沒有男朋友啊?」

「沒有哩!」我很乾脆地回答。「那有沒有喜歡的對象呢?」「也沒有。」我再次乾脆地回答,雖然誠實中帶有點可悲的氣氛。

「那正好,我給你介紹一個好啦!」原來是阿姨的朋友託她幫忙「物色」合適的對象給剛找到工作的兒子。對方據說和我同年,從小在英國長大,算是個BBC;雖然會講中文但是已經完全看不懂中文了。「長得很帥喔!」阿姨附帶一提,連後座的Sue和Beverly都發出woo~

元宵節那天依約到阿姨家吃湯圓,在異地享受難得的傳統節慶氣氛,果不其然看到一個過去聚會時從沒見過的生面孔。我那時心想:該…不會是這傢伙吧?大夥都鬧烘烘的,只有他一個人很格格不入地、安靜地坐在一旁;大家忙著搶菜吃,Sue好心地幫忙夾菜給他,他竟然一一推拒,說自己已經吃不下了,真是很不給Sue美女面子啊!記得以前KOKO和我說過食量大的男生脾氣比較好(K物語,2002)-所以依照她的推論,我認識脾氣最好的男生應該是有垃圾車之稱的阿辰吧!-謎樣沉默的傢伙讓我覺得有點詭異,阿姨說他帥的到底是哪個部份呢?嚴格說起來也不能說他難看,我想以古代人的標準來說,他的確算是個美男子:丹鳳眼、微微的駝背、異常白皙的皮膚,相當適合扮演傳統劇碼裡面書生的角色。對了!難怪我覺得他長得有點眼熟,高中上國畫課的時候曾經有一陣子臨摹過各家的人物造型,他簡直就是從唐代名作《夜宴圖》裡面走出來的古人啊!大腦資料庫搭上這個相似度高達99.9%的驚人連結之後讓我差點沒把嘴裡的湯圓噴出來。聚會結束前國畫男很害羞地向幾個因地緣關係而有交談上的人要了email和電話,然後默默地離開了。

很不幸地,那幾個人裡面也包括了我,而這也展開一連串膽顫心驚變奏曲的開始。

過了一個星期,我收到沉默男寄來的email,問我還記不記得他 (拜託這麼shock很難忘記你啊老兄),並且問我星期天有沒有空,”I would like to take you out for a dinner.” Email裡這樣寫。我看了以後大腦一陣抽筋,這都什麼年代了,我和他也不熟,竟然用了"take" me out這麼詭異的動詞,他以為自己是誰啊?還是我是一個物件可以帶著走的嗎?另一個奇怪的地方是他說要吃晚餐,但約的時間卻是中午十二點,難道說這傢伙開竅了安排了什麼特殊的行程嗎?衝著這點好奇,再加上對方是阿姨介紹的總不好意思不理人,所以就答應赴約了。誰知道,這是變奏首部曲啊!

星期天中午依約前往市中心,我卻在讓我接近約定地點反射神經忍不住地讓自己往後退:我看到一個穿著牛仔套裝的亞洲男子站在zara店門口,腳上穿著Timberland的仿登山鞋;看來等一下的行程應該是去highland看割羊毛show吧?頭髮很少的這位先生還是擦了髮臘把頭髮一搓搓地往上抓,讓我可以一眼望近他的頭皮底。最經典的部份在於他穿的還不是一般的牛仔外套,外套領子還有一層外翻的白色毛絨喔!裡面那件洗到有點薄的白色T-shirt下襬很嚴實地塞在牛仔褲哩,再繫上黑色皮帶,Yee-ha~(還沒和這位老兄講到話,我已經快虛脫了)。

拿著古琵琶的樂生,不,是國畫男很開心地向我打招呼,問我下午有什麼計畫。林娘咧(爆粗,理智瀕臨崩潰邊緣的我終於在心底爆粗了)說好吃晚餐的竟然敢從中午十二點就約老娘出來還膽敢不自己安排好節目,我很客氣地詢問:「呃…我以為你已經安排了呢?」國畫男相當天真地說出他那天在阿姨家吃飯偷聽來的訊息,妳不是喜歡逛街嗎?那我陪你逛街好了。林祖媽家mei guian[1],我跟你很熟嗎這位先生?除非你要當我姊妹,不然我絕對沒有辦法跟一個陌生人一起逛街逛六七個小時。老娘我和雙K聯合出動血拼的最高紀錄也只不過五個多小時而已,而且還中場休息去喝了一會兒下午茶。這麼爛的計畫也敢提案,難怪你媽急著幫你相親。
眼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急中生智想到去參觀那個聞名已久但始終沒有機會去參觀的Cathedral。「妳知道在哪哩,怎麼去嗎?因為我不知道。」聽到這句話我全身的神經細胞都在尖叫;這個人真的是在這城市長大的嗎?這就像住在台北廿幾年但卻不曉得要怎麼從龍山寺走到華西街夜市一樣-大教堂就在我們見面的地點旁邊而已啊啊啊!在我們從市中心的這一點移動到另一點的時候,我已經在心裡盤算要怎麼從這個可怕的約會中脫身了。這好樣的傢伙對於自己提了個爛計畫一點也不以為意,還在我參觀教堂的時候一直露出無聊且不耐煩的訊息。拜託,這位先生,你也是第一次來這個地方吧,難道你對自己生長地方的文化一點好奇心都沒有嗎?

「妳會很喜歡看這些和歷史或建築有關的東西嗎?」「對,我覺得很有趣。」簡短有力地回答,希望國畫男能夠了解隱藏的shut up, don’t bother me這個暗示,而和他以往的白目行徑一樣,他不懂。在我驚嘆British Gothic Style的獨特和雄偉之餘,他不斷用一些無聊的話題打斷我;我猜來到英國以後我的個性應該有變好,否則照我之前的個性早就連面子都不留,大聲尖叫leave me alone轉身跑掉了。既然他執意要打斷我參觀教堂,那我的call out親友團搶救吉利大作戰只好提早執行。

(to be continued…)
註1:請把這個微妙的台語發音貼到[控制台]à [語音]中「使用下列文字來測試語音」的欄位中,再按下瀏覽語音即可。簡而言之,mei guian就是極度不願意的意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克萊德河畔記事

G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你姊
  • 琵琶咧

    <p>這畫裡面沒人在彈琵琶啦,是他還沒滾回畫裡去嗎?</p>
  • G
  • 這只是局部

    <p>彈琵琶的其實是女性伶人,但其實妳不覺得國話裡面的人長得都差不多嗎?就是像那樣沒錯!拿板的那位神韻還挺相似</p>
  • 我還是覺得食量大的男生比較讚
  • 哇哈哈

    <p>雖然已經聽過了~還是好好笑喔<br />
    另外我也不知道怎麼從龍山寺走到華西街夜市耶~可是我可以跟人家吵完架以後一邊哭一邊從七張站走回小碧潭喔</p>
  • m
  • 太酷了

    <p>吉利 太有長輩緣不是件好事 阿碰就是血淋淋例子....</p>
  • G
  • 那不是重點

    <p>或者說,你隨便問一個台北市的高中生西門町怎麼去,他卻回答你不知道,這樣的感覺吧!我想應該是整天窩在家沒社交生活也不出門的人才有這種本領吧?</p>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