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女人不好過壞男人有錯,好男人不好過是不是整個社會的錯…」

昨天晚上一些大學好友相約聚餐,之前因為臨時起意所以約不成,順延再順延的結果就是大家都聽說了,紛紛踴躍報名,結果本來只是四人小團體的聚會,變成了跨年級的13人大聚餐,圍著長桌而坐的樣子和人數,簡直就像達文西《最後的晚餐》layout。


聚餐的焦點,從剛踏入社會的腦力與工時壓榨初體驗,變成對多金同學的無差別攻擊;不論如何都不讓她完整地講完一句話,只因為大家都在辛苦工作,或準備畢業展,她卻悠閒地從澳洲短期進修兼渡假結束,胖了三公斤回來。


「嗯…你們有機會一定要去大堡礁潛水,還要去騎馬喔!我和語言學校的外國同學看到水裡有這~麼大個的sea cucumber,看起來應該還挺好吃的呢!」親愛的同學滿臉微笑地回憶潛水時的海底奇觀,還調侃自己看到每種海底生物,先想到的都是該如何料理這道海鮮。


「我想我這輩子再怎麼工作,也沒有辦法養活我自己,維持現在的生活水準!所以我還是別找工作了,繼續唸書,偶爾接接case來玩耍一下吧。」


回家路上,問起她那感情甚篤卻好久不見的男友近況如何,她說,辭去房屋仲介業務員的工作之後,他決定到親戚開的工廠實習,每天工作超過九小時,而且得一直保持站立的姿勢,方便在生產線上跑東跑西。據說學成之後,就可以到大陸去當分廠的副廠長了。大概也只有這樣的工作,才養得起我同學;看到她眼裡略帶疼惜的眼光,我想那真的是很辛苦的工作。


「我也告訴他沒有必要這樣,可是他說這是應該的。」同學繼續說下去:「他說只要看到我花錢花得很高興的樣子,他就覺得很有成就感。」我看到同學原本有點落寞的神情中,又浮現了一絲粉紅色的光芒;車上的眾人感動得東倒西歪地大叫「好好喔~好好喔…」;一位感情路坎坷的男同學感嘆地說,唉~!什麼時候才會遇到一個讓我也心甘情願這樣做的女生呢?


我聽了馬上哈哈大笑,但馬上又安慰他,會啦會啦,你可是高材研究生呢!博學多聞又精通多國語言雖然瘦了點但從現在開始去多練練身體一定沒問題啦雖然你是個怪咖而且有時候看起來像個GAY……。


不管怎麼樣,我覺得每個人都注定會有他幸福的歸屬,只是來得早或來得晚,還有你有沒有用心去找。
創作者介紹

克萊德河畔記事

G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