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不覺得自己會是一個典型的巨蟹座,因為所有的星座書都說:巨蟹=戀家。
River Clyde
直到出國之後,我才知道自己是多麼family oriented的人。

好啦!我相信占星學還是有某種統計學上的可信度,不過和那比起來,我比較相信東方的占卜方式,不管是紫微斗數啦、測字米卦風水求籤手面相等等,真是神秘又有趣!不過有時我也會想,如果不是當初算命的結果說:妳這輩子一定會有一段時間是一個人在國外渡過的,那我還會堅定地朝出國留學這個方向邁進嗎?算命占卜這類的事情與其說是預測未來,有時候不如說是以類似操作型制約的方法達到洗腦的效果。

現在回想起來,當初最大的失策在於忘了問「我能不能順利畢業」這件事情。

自從回台灣完成實習的部份之後,再回到Glasgow來,竟然異常地不能適應,思鄉症瘋狂地發作起來比癌症末期更讓人無所適從。每天晚上打開電腦,對著螢幕和繳交日期迅速逼近的作業卻一個字也擠不出來,呆坐書桌前然後看著夕陽下山,五小時後再度緩緩升起的旭日,心裡不斷地問自己一個問題:

「咦,我到底在幹嘛呢?」

然後到了交報告deadline的前一晚,內心的OS就會自動地變成:「混帳!老娘當初一定是發瘋了才決定出國!」或是「王八蛋,老娘不爽唸了,你當了我吧!」

前一陣子心情低落到極點:東西寫不出來、proposal又再度被退貨,覺得自己時再是笨到一種面目可憎,不好意思再踏進supervisor辦公室的地步,忍不住打電話給老姐哭訴。隔天收到老媽寄來的email鼓勵,雖然只是短短幾行,看完之後忍不住淚流滿面;一方面對於家人的全力支持覺得十分感動,一方面又覺得自己真是無能到極點,都廿五歲的人了還要讓父母擔心。這種矛盾的情緒真是讓自己有種人格分裂的感覺,好像被人用一把刀硬生生地剖成兩半一樣。

過幾天,老姊傳了訊息說,爸媽從日本特地帶了新的數位像機回來,放在我的書桌上等著我回去。腦海裡浮現SONY T7閃亮亮地躺在盒子裡等我回去拆開它;盒子上還躺了隻懶洋洋的大肥貓偶爾好奇地抓那紙盒兩下。對家的想念具象化地立體了起來,閉上眼後彷彿還可以聞到媽在廚房裡煮高麗菜蛋花湯的味道,老爸打電話回來說剛剛才下班現在要回家了;喵喵從我面前優雅走過,坐在廚房的紗窗前沉思偷溜出去散步的方法;椪柑躺在冰箱上虎視耽耽地準備偷吃,而胖貓球子躺在沙發上攤著肚子打呼嚕,因為牠剛才又一次攀登壁櫥頂端失敗,乾脆放棄了......。

出國之後,我才知道自己是多麼family oriented的人,而且深刻地體會到:有家人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 , , ,
創作者介紹

克萊德河畔記事

G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安吉拉
  • 乖~11月快到了

    <p>11月快要到了啦~再撐著點小吉<br />
    畢不畢業沒有那麼重要吧!<br />
    重要的是妳一定有得到些什麼~<br />
    當然對自己的肯定是很重要的<br />
    不過不是靠那張紙,以及厚厚的論文啦</p>
    <p>喵喵優雅,為何椪柑就虎視眈眈<br />
    妳偏心、妳偏心、妳偏心<br />
    不過胖球子的形容倒是很真實:P</p>
    <p>加油加油加油<br />
    T7加三隻貓,還有我們跟麻辣鍋都在台灣等妳</p>
  • G
  • Re:乖~11月快到了

    <p>因為,椪柑真的很貪吃...而且自從它的壓抑者(本人我)不在家之後,牠就發展出一些奇怪的行為</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