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四年,就看這一天......。

終於,我也要畢業了。

回想去年老姐畢業典禮那天,我和同學忙於期末報告的評鑑,大家身著同樣式的衣服,足蹬「重大場合」才穿的正式高跟鞋,在台上顫危危地答辯著。

提報結束之後,和同組同學歡喜地前往公館準備大肆慶祝一番,一陣驟雨把街上所有的人群簇擁到原本就夠狹窄的騎樓底下,所有的人都必須磨肩擦踵地前往自己的目的地,而我就在此時遇到了只有我缺席的「我們全家人」。

看著自己的老爸老媽,還有手捧鮮花束的老姐,遠遠從對面走來,又被洶湧的人潮從身邊流走﹔那種感覺,說不出來的詭異。我心虛地對著自己說,沒關係,老姐還要出國唸研究所,她還有的是畢業典禮,缺席一次沒關係吧!

至於我自己的畢業展,相比起來真是盛大很多,我們還租了場地,花錢設計、宣傳﹔為了展出四年來的心得結晶,用半年多的時間去經營應該也不為過。

很高興我們這組總是能開開心心地進行著進度,做我們自己想做的企劃﹔感謝老天,賜給我一級棒的客戶,還有十分合拍的組員。讓我在教授問出令全班尷尬的問題時,還能毫不考慮地昂然舉起手來﹕

是的,這個畢業展,我做的很快樂。

,
創作者介紹

克萊德河畔記事

G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