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媽...這麼說好了,如果要拍成一部電影的話,「我的野蠻老媽」應該會是很適合的片名。

大G娘親的生日在咱們家一向是件很重要的事情,硬要想個比喻的話,大概就是英國皇太后百歲壽誕對於英國皇室的重要性吧! 其中最大的不同在於大G的娘沒那麼老。在大G還是個小小g的時候,每到娘親生日前幾天,小小g總是會拿起缺了很多色的雄獅36色彩色筆(實際上應該已經剩不到24色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小時候我的彩色筆們總是喜歡叛逃,難道我對他們不夠公平嗎?我可是自認每個顏色都很平均地使用的,彩色筆們的心思真是難以捉摸…對了這不是重點,這篇文章的重點是大G娘親的生日,夠了夠了,快回題。)熱情奔放、創意無限地畫一張生日卡,接著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地放在娘親的梳妝檯上。

就像大部分的母親一樣,大G娘直到現在都還保留著那些早期又原始的創作,而且每次整理抽屜看見就會失控地嘿嘿傻笑,接著她就又會開始絮絮叨叨一些小小g在更年幼無知的時候所做過的各種糗事(到底是哪些呢?我不會在這裡公開的,不過其中之一是﹕把面速力達母拿來當髮膠抹頭結果把眼睛辣的哇哇大哭……。)

  難怪咱們家總是沒有辦法按照預期進度完成大掃除的工作,回味完那些感人小卡片之後,大G娘就會放下手邊的工作跑過來對著我又親又抱又捏,我如果掙扎的話,娘親就會開始數落我﹕長越大越不孝順,妳看妳幾年沒畫過卡片送給妳老媽啦?什麼幼稚!妳說的那是什麼話呀……我今年生日妳準備要怎麼幫我慶祝啊,來啊來啊先讓我親一個嘛!在大G娘八爪女般的箝制懷抱中,我準備向戰火遠方的老爸求救,沒想到他還興味十足地坐在沙發上微微地笑著,一副正在看好戲的樣子。喂!先生,先生!這可不是在表演哪……。

「唉唷!妳去抱姊姊啦!妳看她坐在那邊一副乏人關愛的樣子,難怪那麼老了還整天看布袋戲解悶。」被膩死前最後的掙扎,完全不顧後果和老姊方向傳來的陣陣殺氣,試圖讓娘親轉移目標。

「哎呀~她不給我抱啊,還是妳比較乖嘛!現在不親以後就只給男生親,我就親不到啦……」大G娘從來不會被煙幕彈給迷惑,議題轉移策略在她身上從來沒有成功奏效過,一場肉麻又漫長的親親抱抱即將展開﹔老姊在旁邊露幸災樂禍得意的笑容,感覺就像是一邊施展輕功水上飄輕鬆地渡水,一邊還在湖心那個快溺死的人頭頂上踩一腳。

我必須承認,大G娘撒嬌的行為模式實在非我所能承受。根據我對外公外婆一家人的觀察,娘親絕對不可能是從她的家庭中學來這套厲害的招式,所以,我想她可能是天賦異稟,無師自通地領悟了這套獨門絕學吧!

今年大G娘那天,我特別向專題同組的同學們表明,今晚要慶祝我娘親生日,不管你們放不放我走我都要回家就對了(嗯…我果然是娘親的親生女兒),在提早回家途中順便去拿了特別訂的可愛蛋糕,大G娘和所有的女生一樣﹕愛吃巧克力又怕胖,生日當天稍微放縱一下應該無妨吧!拿了蛋糕,店員親切地問:需要幾支蠟燭呢?

咦?要幾支蠟燭呢?猛一問我還不知道,仔細在心裡加加減減了好一會兒了還不太確定,大蠟燭已經超過五支了嗎?不會吧有那麼「成熟」了嗎?呃…呃…要幾支好呢……。店員體貼地微笑問﹕還是要問號?嗯嗯嗯!對對對,就問號好了。

啪唰~~~

燭火在一片黑暗中點燃,搖搖晃晃地清楚映照出蛋糕上的大問號,老爸也特地從飯局裡抽身回來一家人齊唱生日快樂歌,爹娘看到蛋糕上的問號蠟燭都忍俊不住地哈哈大笑。一邊享用著美味的巧克力蛋糕,心中罪惡感油然而生,腦中還有一行字像新聞跑馬燈一樣不停地循環出現著﹕

父母之年不可不知
父母之年不可不知
父母之年不可不知
父母之年不可不知 ……。
 

創作者介紹

克萊德河畔記事

G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