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這行數月來,我對Account這份工作心得,除了自己的觀察,有一半也是來自同事以及其他同為廣告人的自嘲。


不知道這和我們常常自嘲為「神女」有沒有關係,女生在這行待久了之後,似乎很難嫁得掉。有時也不是乏人問津,但就是沒辦法如願以償地碰上談得來的另一半。


會不會是因為那些讓我們在工作上足以「稱職」自傲的特質─原則性的堅持、對品質的掌控、對時間性要求的嚴格……等,反而讓我們在日常生活中,顯得待人處世太過苛刻,太過神經質?當有人膽敢跨越最後防守陣線一釐米,AE在職場上銳利的眼神馬上足以讓他當場斃命,聞風散膽者紛紛落荒而逃﹔久而久之就會開始有這樣的謠言﹕這個女孩子什麼都好,就是太悍了!


那天,Friday night,辛苦和客戶南下出差後,決定和同事們一起到附近的餐廳好好犒賞自己一頓,那還是間消費不便宜的吃到飽火鍋料理,不知道它的名氣之所以這麼響亮,是因為真的料好令人滿意,抑或只是開店老闆是演藝圈有名的胖子?


總之我們先是排了一段時間的隊才有座位,之後等上菜又等了很久,讓原本曾來過且對這家店大大讚賞的同事T也murmur了起來。之後,我們發現第一次點的東西不夠應付我們凶狠的五臟廟,大家又七嘴八舌地加點起來﹕


「來盤旭蟹。」
「旭蟹現在沒有囉!」


「那…再來兩盤牛小排肉片」(咕噥…)
「牛小排今天也賣完囉!」


「啥,牛小排也沒啦?那換成金針菇吧!」同事T露出不悅的表情,我還嘻嘻哈哈地鬧著,嘿!妳來這裡還點金針菇這種不回本的東西啊,哈~
尾音未落,服務生又答「抱歉,我們今天晚上金針菇也沒了。」不過說實在的,我也覺得絲毫聽不出任何抱歉的感覺。


看到坐我對面的T女王火山口底下的岩漿已經滾滾沸騰了,我趕緊轉移話題,改問服務生﹕「那你們現在還有什麼菜?」


服務生馬上流利地答道﹕「喔我們有空心菜和大陸妹還有茼蒿…」顯然,這白目的服務生曲解了我的問題,也完全把我幫她蓋好的台階迅速給拆了。


「我們不是來吃菜,我們是來吃肉的!」


T峰火山爆發,聲勢讓另一桌的顧客也忍不住轉頭望著這兒上演的好戲﹔滾滾熔岩流驚人的威力,把正滾著的火鍋也比了下去,可憐的服務生當場呆住,不知該如何接話下去,這時候領班突然迅速地滑移到我們桌邊。啊不好意思呢我們今天牛小排準備的量比較少,改換霜降肉片也很好吃喔!那旭蟹是因為還沒殺好您稍微再等一下我請廚房馬上處理要花點時間喔真的不好意思呢!還要一盤鯛魚嗎馬上為您送過來…。領班向已然呆若木雞的服務生低聲吩咐了幾句,又留在我們桌邊說了三五句沒什麼必要性的交際話,又才翩然離去。


過了不久,果然一盤接一盤的料都送來了,原本不常經過的服務生也會常常主動過來幫我們加湯、收髒盤、問還要不要加點什麼,後來還誇張到有別桌加點的東西也源源不斷地送到我們這桌來。


看著身形嬌小,留著一頭嫵媚長髮的T,心裡暗暗祈禱著﹕她可別哪天跳到企業內部去當販促窗口,否則就又有哪間agency要倒楣了……。

創作者介紹

克萊德河畔記事

G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