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戶終於要結婚了,聽到這個消息全team上下莫不歡欣鼓舞﹔終於有人能夠終結他陰晴不定,忽上忽下、變臉比你呼吸還快的性情了(瞧,我把他形容的比死gay還難相處…脾氣好的gay可是能當妳好姊妹的呢!)我想,願意嫁給他應該是個菩薩般的女人吧?


事實上,全公司上下只有teamleader、業務總監、副總和老闆收到紅色炸彈而已,但老闆為了表示本公司對該客戶的重視與誠意,堅持要我們全team參與。但人家只不過是小小AE,搞不好他還不記得我名字呢,而且人家薪水好少給不起大紅包﹔給得少又多失禮啊!你看去的人都是這家公司的廣告代理商群,傳出去多丟臉啊~「唷…瞧瞧你們公司怎麼派這麼不稱頭的小妹來呀,包的紅包這麼薄,拿來當酒杯墊都不夠呢!」我已經在腦海中幻想好推託之詞,還沒出口呢,老闆大人竟然很阿莎力地說﹕「紅包當然就是公司出啦,但是你們一定要到場啊,這是禮貌嘛!」一心想在寒夜中攤在沙發上玩毛線球的美夢就這樣「啵」地一聲被戳破了。


星期一早上進公司(每週一我總是按慣例地起床失敗,所以同team的同事差不多都到了一會兒了),就看到眾姊妹穿著不同以往﹕B穿了華麗蛋糕裙,薄紗飄啊飄﹔L穿的飄逸黑紗裙上面還有閃亮珠花刺繡,很是高貴﹔teamleader的上衣則是很特別的波希米亞風喇叭袖洞洞網狀針織毛線,配上金蔥綠的圍巾,看起來好既性感又不失端莊。


我…我本來也穿黑色的露背裝,娘親要出門把我喚住……


娘﹕我說兒啊!妳今天不是要去參加客戶的婚禮嗎?

G﹕是啊!哎呀娘親您記憶力真好我只跟妳說一次就記起來啦~好棒好棒,太后英明…(想繼續睡覺的敷衍之詞)

娘﹕妳該不會想給我穿床頭這件出門去吧?怎麼能穿黑色去參加人家婚禮,太觸霉頭啦,失禮失禮!

G﹕唉唷…沒關係啦!……(陷入昏睡狀)

娘﹕妳不是有件紅色的毛線洋裝嗎?穿那去好啦!又喜氣又保暖,就這樣啦!


於是,我就在眾家華麗與性感風的姊妹中,穿著有聖誕節氣氛的短袖連身紅毛線裙,讓整個畫面遜掉了﹔這…這個是誤入大姊姊們聚會的女子高校生嗎?


更妙的還在後頭呢……。
創作者介紹

克萊德河畔記事

G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