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最近,我開始真正地意識到﹕學生的身份只能再維持幾天而已,同學口中戲稱的「OL」將再也不是個玩笑而已。

昨天,是我第一天開始上班,親愛的主管再會議室裡很認真地對我說﹕初期妳的工作雖然類似AAE,但是我不會只把妳當成助理﹔我先帶妳一陣子熟悉標準流程,之後你應該就能獨立作業了。

「我不會只把妳當成助理」。聽完這句話的當下,是無比地震撼與感動﹔耶!我要開始正經地工作啦。

中午,在浴室裡面梳洗準備時,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天啊!我以後要負的責任會是多麼地重啊?職位越高要負的責任越重,人生的複雜度和年齡絕對成正比,好想逃避啊,還是當少奶奶比較輕鬆愉快……。

結果,整個浴室都得到了感應,吱吱嘎嘎地發出了聲響,空間和視線搖晃模糊了起來,水管還發出嗡嗡聲,嚇得我滾出浴室衝到大門邊。

原來只是地震。

氣象局地震測報中心說﹕這次地震屬331餘震。這和我該受天打雷劈的懦弱和逃避念頭沒有關係。就像所有的男生都會幻想和麗芙泰勒在一起一樣,並不會認真地去實踐它。嗯,反正就是我知道錯了以後不敢了老天啊你不要在餘震震震震了還有快下雨吧!

, , , ,
創作者介紹

克萊德河畔記事

G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