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一個沒駕照也沒開過車的人來說,這樣是很辛苦的!

我開著一台小車,在萬芳社區往木柵的方向,車的內裝看起來就像是Corsa和cefiro的綜合版,我唯一熟識的兩種車款。

平常人煙稀少的萬大路不知為何車水馬龍,塞得我走走停停,一下踩煞車一下放一下催油門,還得注意隨時從左右衝出來的摩托車。

對一個沒駕照也沒開過車的人來說,這樣是很辛苦的!

紅燈亮起,左後方的超車狂沒禮貌地狂搶位衝了過去,右後方來的機車緩緩地停在我旁邊。車上是一對情侶啊。後座的女孩把臉靠在前面男生得肩膀上,十分甜蜜。

男生回過了頭,想親女孩的臉﹔女孩笑了,反射性的躲著,噘著的嘴卻怎麼看都是張笑臉。

好幸福呢……。

綠燈亮起,男生在女孩的提醒下趕緊回過頭。仔細一看,嘿!

是少主來著……

你,你沒事跑到我的夢裡來做什麼?


[後記]

最近koko張和我聊起她去看了小朋友們畢業展的事情 ,讓我也想起那個時間壓縮到彷彿整個人快速旋轉的春天,大學四年的最後一個學期。為了做問卷,坐在同組同學的Corsa小車裡一起渡過一個又一個潮濕多雨而且迷路的下午,對台北路不太熟的高雄同學會學女人尖叫:討厭!好黑喔!小吉妳要帶人家去哪裡?壞蛋~~~以此控訴我在台北活了廿十多年竟然還會迷路;為了應付每周一次現在完全想不起來做了什麼決定的籌備會議,坐著老爸的Cefiro往返木柵和圓山之間。

有一天沒課的下午做了個這樣的夢,在夢裡開車應該是出於一種補償性的心理,被畢業展綁住而不能自由地玩樂,以及竟然快大學畢業了還是沒去考駕照的怨念只能在夢中得到舒解。不過我還是不太理解為什麼會夢到少主呢?他又沒有跟我同一組。

可能是那時候他和漂亮寶貝學妹交往的八卦太勁爆了,深深震撼著大家因畢業展和期末考而乾枯的心靈,我想即使現在開同學會,這個話題還是會被列為本屆十大熱門話題之一吧......。

 

創作者介紹

克萊德河畔記事

G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