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當年還沒畢業之前,在業界執行的第一次正式提案。一家頗負盛名的外商休閒零食廠牌,贊助我們十萬元針對他們的產品執行實際的市場調查和廣告企劃。即使到現在,我還能記得那天走出會議時在電梯門倒影上自己的蒼白臉孔......。

這件事情為embarrassment下了個非常好的註腳。如果一個AE在熬出頭以前必須每天承受這樣的強度刺激,我懷疑我會在三十歲以前死於心臟病。

組長打電話去和客戶的窗口A先生確定時間,他就用不安的語氣問﹕「你們確定要這個星期來嗎?」到了會議室之後,才發現,副理的旁邊多了一位長得很像林憶蓮的女人。別想歪,她是boss,到底等級是多少不清楚,只知道足以讓兩位平時聽我的提案時神情愉悅的副理一臉沉重,眉頭緊蹙。

事情總是那麼巧,今天輪到我上台,提的又是問卷統計與分析結果。我們的問卷不長,大概十幾頁吧。走到會議桌前我看著落地窗上反射自己的臉﹕一定是採光太好了,不然為什麼這麼蒼白?

提案中一直被boss打斷,提出疑問﹕

「你這裡的平均值是指所有受訪者答案的直接平均還是加權過後平均?」

「請問你們有統計出每種品牌在不同性別中受歡迎程度嗎?」

「我想知道喜歡我們產品的族群生活型態偏向,你們有統計出來嗎?」

「……」

當初決定用我們的兩位副理的眉頭越來越緊,可以夾死蒼蠅﹔我的咳嗽越來越頻繁,奇怪感冒不是快好了嗎?

統計分析的部分好不容易提完,輪到店面訪查的部分。負責提報的組員該死地人間蒸發了,又是我硬著頭皮上﹔一週前整理的資料,我應該還記得吧!黑暗中投影機的光令人感到頭暈目眩,四周的黑暗卻無限擴大,和副理們緊蹙的面容,boss完美妝容底下毫無表情的臉融合在一起,在四周加速旋轉起來。望著投影螢幕,我想我可能開始瞎掰了吧?

因為連我自己都聽不懂我在說些什麼,這些統計數字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

到底是哪裡出了錯呢?

提案完boss簡單地說了句「辛苦你們了」就迅速離去,我們也快速離開,等電梯時順便分配客戶要求補完的進度。沉默的箱型梯內,大家都在擔憂一個問題﹕

他們會不會決定撤回我們畢業展得贊助金?

創作者介紹

克萊德河畔記事

G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