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ing is the most fun a girl can have without taking her clothes off.” – Alice in Closer(2004)

這個刺蝟可愛多了

美好的星期日下午,難得的蘇格蘭冬陽,咖啡店裡的人或熱絡地聊著天,或悠閒地讀著自己手上的刊物,只有我鬼鬼祟祟地打著電話,一邊瞄向男廁所注意動靜-這電話還得要趁國畫男還沒回來前結束。電話那頭傳來S親切的問候聲,我來不及解釋清楚,只拜託她在五分鐘後回通電話給我,假裝有緊急的事情要我立刻離開。雪莉有點疑惑,「我被困在一個史上最無聊又恐怖的約會裡啦!」聰明的S一點就通,馬上連聲應好;我猜她相當了解我現在已經沒有多餘的EQ和腦力和她多做解釋。

通話迅速地在國畫男回到座位來之前結束,看到他那顆可以看到頭皮底的刺蝟頭從擁擠的咖啡店人群中移動回我旁邊還真是怵目驚心的一個畫面,我應該用手機錄下來寄一份給昆丁塔倫提諾的。我很努力地找些無關緊要的話題和掉毛的刺蝟先生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心裡的五分鐘倒數計時已經開始;掉毛的刺蝟除了擁有糟糕到驚人的衣著品味之外,笑聲也相當地具有精神傷殺力,我不知道他是爲了捧場還是我真的那麼幽默,我每次講完話他總要以倒吸氣的笑聲作結,沒看到他臉部表情的人應該會以為他被什麼東西噎到了而喘不過氣來吧?

我真想以大拜拜時的豬公為範本,塞個Bagel到他嘴裡讓他真的噎住再也發不出聲音。「請爲我在片中設計一個獵殺刺蝟的橋段吧,塔倫提諾先生!那只刺蝟要一邊掉毛一邊死得很慘又帶有您一貫的黑色幽默風格-您忠實的影迷敬上」。

就在我瀕臨精神崩潰邊緣,差點用頭撞破咖啡店的落地窗時,感人肺腑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這輩子從來沒有聽到過如此悅耳有如天籟的Low-Fi midi樂,以前花錢去聽演奏會真是傻啊!S打來第一句就問我還活著嗎?我雖然滿心喜悅卻偽裝成大事不妙的狀況,臉色一沉地往咖啡店外走去,然後背對著掉毛刺蝟開始和S哈啦。真的,我需要馬上接上重大精神創傷後的心理復健諮商,S妳人超好我欠你一杯。

回到座位上,我露出一副不安與抱歉的表情,告訴國畫刺蝟我下星期的group assignment出了點狀況:我們和另一組選要報告的題目一樣,這表示我們這組得重作了!刺蝟哪那麼容易放我走,「那爲什麼是妳們這組要改題目,不是另一組改呢?」好樣的,不過老娘也不是省油的燈,「其實老師沒有說不能報告一樣的品牌,但是我這組都是international students,我們怕做一樣的題目卻表現得沒native speakers好,大家會沒耐性聽完一樣的東西」(我突然有一種想轉行投入戲劇界從事編劇工作的衝動)。「那會要弄到超過晚上七點嗎?」不死心的刺蝟繼續追問。「不知道耶,事實上,我現在就要到圖書館去找資料,等一下要和同學在那見面一起討論。」哈哈!滾吧!!快點知難而退。當我在腦子裡盤算著如何閃躲他之後打來的電話或是再度邀請的email時,這位強者又再度出招了:

「那我陪你去圖書館好了。」轟~! 吉利安當場慘遭五雷轟頂。不..不要啊!跟你一起走路很丟臉耶! (我忍住一直沒讓這句話脫口而出)。萬一今天是帥哥助理館員值班讓他看到我更是會捶心肝。「你確定嗎?」「沒關係啊,反正我今天也沒有事;我想妳應該不會弄那麼久吧,現在到七點還有三個小時耶!」我的計畫竟然失敗,原因是對方臉皮太厚而且不懂得見好就收;老娘辛苦幫你擺了個台階下你還自己拆台啊!「除非妳不想讓我跟。」唷呵!好小子這次竟然猜中我的心思。沒關係,你要自討沒趣的話,老娘奉陪啊! EQ低到極限值的我是禁不起對手挑臖的。

往圖書館走的路似乎無限地漫長了起來,我一面緩慢移動一面暗忖對策:再打一次電話給S行嗎,可是這次他人在旁邊我該怎麼說才好呢?還沒想到方法,圖書館就到了。可惡!第一次覺得學校在市中心不是好事。進入圖書館要檢查證件,我拿出學生證給警衛的同時,刺蝟頭國畫男對著警衛微笑說:I'm with her. No, fuck no! Bloody no! I don't know this freak; he's been stalking me for 3 blocks! Help! 如果這麼大喊說不定他就會被五花大綁地抬走呢~ 進圖書館後我隨便找了台電腦log on,我身旁那位也不自己找找期刊雜誌來看,硬是挨著我坐在旁邊,相當認真地監視著我的一舉一動,這種被盯著看的感覺實在是恐怖到極點,我呼他巴掌的衝動就快要決堤而付諸行動了。阿姨的面子我真的顧不了啦!我的人生幸福比較重要,我要馬上擺脫這個freak,善加利用我寶貴星期天下午的最後幾小時,我…我要爆衝了!

就在這個moment,圖書館內響起館員親切的提醒:The building will be closed at four today. All electronic service will be closed at three-fifty. 酷! 響應圖書館星期天提早打烊運動!再見啦一臉衰相的國畫男,我再也不想見到你!旁聽邏輯學都比和你講話有趣千百倍,麻煩你還是回到那幅夜宴圖裡面去彈你的琵琶好嗎? 我馬上走出圖書館,國畫男也亦步亦趨地緊跟在後,這時候我已經完全不想理會他了;我假裝撥了通電話給同學,然後開始對著不存在的受話方喃喃自語:今天圖書館四點就關門…是啊今天是星期天特早嘛。什麼,妳還沒出門啊?那好,我帶我的laptop去妳家吧!OK,那就待會兒見囉,bye! 最後一句我說的特大聲,故意要讓某人聽見。

漂亮,我真的應該投身戲劇界的,編劇和演技生動中不失自然,再搭配迅速的臨場反應,簡直是天衣無縫啊,哈哈哈哈哈…!就在我自我陶醉的同時,我還得再度使出演技,裝作十分不好意思的樣子向國畫男道歉,不好意思啊今天真不巧,我「現在」就要走囉! Bye~幸好這次他很知趣,沒有堅持送我到宿舍,不然我真的會一邊唱旺福的歌一邊插爆他雙眼。

回到宿舍後總算鬆了一口氣,彷彿剛結束一場真實版的生存遊戲,整個人已經快虛脫了。躺在床上很快地就進入了昏迷狀態,一覺醒來竟然已經晚上九點多了。史上最無聊的約會不只會摧殘腦細胞和視神經,對於實際的體能也會造成傷害,實在是一種相當具有危險性的生化武器啊!親愛的女孩,即使妳已經窮途末路到一種境界,也千萬不要嘗試blind date,這個活生生血淋淋的案例就是最好的教訓。而且,也絕對不要低估對方的耐性和死纏爛打的能耐,這只是中場休息;和所有好萊塢的blockbuster一樣,驚魂變奏曲還有第三部……。

p.s.這張刺蝟照有點過度可愛,無法讓人切身感受我當時內心的衝擊與震撼...也好啦,這種痛苦就讓我一個人承受好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克萊德河畔記事

G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米國的tom
  • 請問什麼是"旺福"的歌.....

    <p>笑到肚子痛..........<br />
    差點從椅子上掉下來<br />
    你有沒有國畫男的照片<br />
    打個馬塞克借看一下....</p>
  • G
  • 旺福是個樂團

    <p>就在你在米國唸書的時候,原本是地下樂團的他們出了張專輯。基本上和夾子有點像,是走「很認真的搞笑路線」</p>
  • G
  • 還有

    <p>我沒有國畫男的照片,我也不會想要擁有,真的,我有大悲咒隨身就夠了。李唐韓熙載的夜宴圖真的狠傳神,我到現在才知道國畫裡的人物不是唬爛隨便畫的,真的有人會長成那樣</p>
  • koala
  • 續集

    <p>到這邊我都有update到<br />
    我想看續集啦XDD</p>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