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會場,我看到了客戶端的窗口正在做收、點紅包的工作,聽說她下午就來幫忙了(也因此,我們的完稿與出稿工作完全順延,嘿嘿…)這工作,通常可是都交給好姊妹擔任的,我努力回想平常新郎官和窗口兩人相處的模式…咦?這位販促部門的經理原來是這樣子對待「姊妹」的啊!真是令人不敢領教。


帖子上明明寫六點半開始,卻拖到了七點多主持人才上台,會場前方的投影螢幕播放著新郎和新娘從小到大留影集錦而成的powerpoint檔,據說全部都是由新郎用掃描器一張張掃進電腦裡並親自編輯完成﹔男女雙方從小大到大的照片,再加上之前兩人甜蜜蜜海外旅遊(試婚?!)的照片精華,少說也有將近一百張吧?在客戶端已貴為經理級的新郎倌竟然不假手他人,一手包下這項工作,終於有那麼一點浪漫的氣氛了,大G我正要開始感動的時候……。


主持人講了冷到無以復加的介紹詞,請位高權重的長官上台致詞了!讓我當場從一堆粉紅色的夢幻泡泡頂端摔落回腳本三度提不過的惡夢中﹕啊…大人哩麥擱共啊,我們馬上回去把腳本改得面目全非,完全符合您的要求,連文案都照你晚上睡前摳腳皮時靈光乍現想到的句子改行了吧!你什麼時候有空來我們公司兼任CD啊?


唔…我失態了,原來還在婚宴會場啊。


如果這位長官平時對你的工作表現並不特別激賞,對你也沒有提攜之恩,私底下更不是「嘛吉」,那麼為什麼還要這這傢伙出現在一生只有一次的婚宴上,講一些讓大家忍不住直呼蔡依林英文名字的「祝賀詞」呢?如果想刻意遺忘這傢伙,卻在老了搖搖椅回憶一生時又不得不想起他還莫名其妙地參與了你這輩子最重要的幾件事之一,呼!jolin, jolin, jolin...。

創作者介紹

克萊德河畔記事

G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