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是這樣開始的。

上個週五傍晚,正值等待下班與等待進食的雙重煎熬之下,許久不見但一直有在MSN上保持聯繫的Tienyu君不停地上線下線上線下線……在這個飢腸轆轆的moment,我只看到他暱稱的關鍵字:「肉じゃが」。

 

肚子餓的時候看到一堆「肉」字在螢幕上飛來飛去,越看肚子越餓,於是轉身問坐在我後面的同事兼人體日文翻譯機,肉じゃが是什麼呢? 阿貓老師說,這是一道日本家常料理馬鈴薯燉肉,不過日本人吃馬鈴薯也是西化之後的事情,應該是戰後開始流行的庶民料理,有興趣了解nikujaga源流的認真同學請看這邊(想不到這道料理竟然上了日本海軍廚業管理教科書),但是在這當下我只想吃啊!

於是我問了會讓我想吃到馬鈴薯燉肉的始作俑者Tienyu君,台北到底有哪裡可以吃到這道菜,T君的回答更妙,原來此君是在思念前日本女友的廚藝,他說以前在Brighton的時候常常可以吃到女朋友親手做的nikujaga,很有家裡的溫馨感,但也因為是家常菜,所以還真的不知道在台北有哪裡可以吃到呢!因為台灣這幾年流行的都是走精緻或華麗風格的懷石料理,這種溫純質樸卻上不了檯面的菜反而不會有什麼大餐廳特別做來賣。

不信邪的我和阿貓老師決定在滿是日式料理的信義區碰碰運氣,很好,上yahoo奇摩查到本區的日本料理餐廳少說也有200家,我們決定鎖定區域在信義新天地到101大樓這一區以提升搜尋效率(好啦其實是懶惰而且對其他地方也不熟)。沒想到…沒想到這些地方有賣石狩鍋,有賣生魚片吃到飽,連我想不到什麼場合會要吃的筵席料理都在菜單上,可是問店家有沒有賣馬鈴薯燉肉這道菜的時候,waiter的臉上總是千篇一律地浮現疑惑表情,並且同步反射性地回答:「沒有賣這道菜耶!」我想他們有人可能跟1個小時前的我一樣,對於馬鈴薯燉肉這道菜為什麼應該要出現在日本料理店的菜單上感到困擾吧?

高檔日本料理餐廳沒有賣肉じゃが還能理解,不過標榜庶民居酒屋取向的和民竟然也沒有這道菜,簡直就是該死啊!這就像是麵攤沒有賣燙青菜和不能切海帶豆干一樣莫名其妙,乾脆收攤算啦!人體日文翻譯機阿貓老師比我更憤怒,一路碎碎唸個不停,直到我們放棄吃肉じゃが轉戰天丼還在唸,點了一盞冷酒來喝之後還是持續地在唸…和民啊和民,你讓我們失望了!

難怪我認識一位長期住在台灣的日本人說她在台灣從來不去和民

經過一個週末,直到星期二上班的時候我們仍舊怒氣未消,有空的時候不忘在網路上搜尋肉じゃが的蹤影。下班前突然從奇摩知識家搜尋到「日本關西家常料理-初穗屋」這家店,看起來有賣肉じゃが的機率非常大!為了怕跟之前一樣白跑一趟而且因為越來越餓而越來越火大,我還特地先打電話給店家:「小姐您好,請問你們有賣肉じゃが嗎?」店員爽快地回答說有,於是我和同事們也爽快地決定星期一就dine out!

能在充滿日本客的南京東路六條通開店,我想應該是有一定的水準,或是能夠做出家鄉味道的祕技,才能吸引固定的日本客人上門吧?在前往餐廳的路上我興致勃勃地想著,同時肉じゃが大進擊行動的行列野從原本的2人增加到3人,因為另一位同事十分好奇到底是什麼東西這麼好吃非吃到不可,讓我們心心念念一整個週末。一到店裡面坐定之後,連菜單都還沒拿到我就跟店員點了肉じゃが,結果馬上就被店員認出:「啊~妳就是剛才有先打電話來的那個小姐…」

真害羞~

結果我們除了馬鈴薯燉肉之外,還點了波菜炒蛋、烤柳葉魚、大阪燒和明太子烤雞翅膀,果然菜單上都是一些在日本很家常的料理,也難怪店裡面有好多桌日本客人,而且看起來都是常客,清一色通通是男人(哈哈哈一定是不會煮飯的大男人,被公司派駐在國外太太又不在身邊就只能天天到這裡報到囉)。馬鈴薯燉肉果然很下飯,不愧是平民料理的第一名,初穗屋是用豬肉下去做的,不過在日本比較常見的反而是用牛肉片,像吉野家那樣的肉片。
 

如果有加蒟蒻的話就更完美了~!阿貓老師說這個不會很難煮,網路上一搜尋就跑出各式各樣成千上百筆肉じゃが食譜,還都有些許的不一樣呢!家常料理就是會依照每家口味不同customised~難怪T君分手數年之後還是念念不忘他前女友這道菜。不過,我想如果是我自己煮的話非常有可能在蔬菜部分都燉煮入味之後,肉片老掉吃起來會很澀,這是我不愛做燉菜的原因之一,因為我不太會抓火候和燉煮的時間。等天涼一點,進廚房不那麼痛苦的時候再來試著做做看好了…在那之前就去初穗吃吧~XD

對了,我們點的其他菜連同本人愚蠢的吃像有不知羞恥不怕丟臉地放上相簿,請自行前往觀賞。

創作者介紹

克萊德河畔記事

G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君
  • 睡不著上了一下妳的blog才發現妳有更新...居然還寫到我...本人還是要回一下 :p 下回我也要去初穗吃 :)
  • T君
  • 還漫好奇貓老師長什麼樣...沒真相嗎?
  • 貓老書個性低調而且比大清公文還神秘
    誰偷看了就要被挖眼割舌

    Gilly 於 2008/08/28 18:28 回覆